来源:高顿 发布时间:2018-04-13 17:18 责编:Yvonne.shen

当我刚刚一只脚迈进财会这个领域,还没站稳的时候,就曾有一位教会计的老师语重心长地问我们:
 
“你们知道‘两院院士’吗?”
 
“知道啊......”
 
“不,你们不知道。我所说的‘两院院士’是CPA......”
 
“哦......”(恍然大悟状)
 
“那你们知道所谓‘两院’是哪两院吗?”
 
恩,没错,我们就不回答,静静地看着你自问自答。
 
“咳咳,就是法院和医院啦!!!”
 
台下一片狼嚎。
 
当年的我们,天真如孩童,想当然地觉得老师夸大其词,这也许是注册会计师的“宿命”,却必然不会是我们未来的“命运”。
 
后来啊,当我们一只半的脚都踏入财会行业之后,曾经天真的『以为』,都化作冷冷的冰雨胡乱地拍在脸上。
 
而“我们”,就是众人口中脱发了、胃垮了、离婚了、出家了的“第一批90后”。
 
“8106”工作制
 
92年的会计阿研最近一直在往中医院跑,每次都提着大包小包的中药满载而归。
 
病因是月经不调,内分泌紊乱。
 
医生宽慰阿妍,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有时间多放松放松,做做运动,作息正常,饮食健康,不要熬夜。
 
然而,阿妍觉得自己一样都做不到,除非她想被炒鱿鱼,或者自己炒自己鱿鱼。
 
但她不想,一个人在上海打拼的她需要钱,需要工作经验。
 
哪怕经常加班加到忘了吃晚饭,报表来回修改到吐血,领导一个电话就要往公司跑......也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
 
不是每个90后都有资本能够潇洒地说一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加班的路还很长,就算血染双腿,也要跪着把财务这碗饭的班加完。
 

 
不买衣服口红,买课
 
93年的路路看着银行卡里一千零三十八块四的余额,仰天长叹了一声,在心里安慰自己:这是投资这是投资这是投资......
 
干财务这行,要想干得好干得久,进修是少不了的重要一环。
 
所谓“进修”,比起继续教育来,更多的自然是指考证。
 
这不,路路在同事和朋友的推荐下,选择了CMA,为了提防自己的懒癌,路路拿出自己节省下来的存款,咬牙买下了高顿的CMA网课。
 
把自己逼入一穷二白的境地,也是为了不给自己找借口和留退路。
 
当90后的路路沉浸于AI、VR技术带来的全新世界时,也意识到了财务会计的可替代性,只能敦促自己往管理会计的方向转型。
 
“既然我们这一代人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的弄潮儿,那肯定要走在变革的前沿啊”,路路阿Q地想。
 
做财务,却不自由
 
90年的大发想买房,他想给老婆一个真正的家。
 
虽然已经是一家美资企业的会计主管,但是大发每次去新开的楼盘转一圈,最后都是悻悻而归。退而求其次地去中介公司看二手房,依然只能紧紧地攥住手里的银行卡。
 
做财务的这几年,经手过的资金何止上亿,大发却只能苦笑一句:为他人做嫁衣。
 
真正的财务自由离大发还有多远,“没有意外的话......算了,还是想想今晚吃什么吧,公司楼下的黄焖鸡米饭不错......”
 
没有哪个行业是轻松的,我们都在用尽全力喘息和打拼。铠甲在你手里,提着剑染着血,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也要杀尽最后一个命运的敌。
 
▎本文作者:Stella,高顿财经签约作者。本文为原创文章,欢迎分享,转载必须注明来源高顿、侵权必究、不得随意更改和删减。

 
 
登录并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