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高顿 发布时间:2018-03-13 08:32 责编:koko

今年两会,教育部部长针对小学生三点半放学,家长接送难的现象做出了相关回复。
 
一时间,关于中小学生减负的讨论再次甚嚣尘上。
 
同时,一篇题为《教育部,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的文章也火爆朋友圈,得到了众多家长的支持,也代表了他们针对孩子减负这件事的态度。
 
喊了几十年减负,为何越减越重?
 
我们喊减负,起码已经喊了几十年。然而现实却一再与理想相悖,孩子们在学校的时间的确越来越短,但是书包却越来越沉,课外负担越来越重,睡眠和娱乐时间越来越短。
 
这种“校内减下去,校外加上去”的尴尬局面更是让家长们不堪重负,怨声载道。
 
就拿小学“三点半放学”这件事来说,许多家长都提出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三点半这个时间点,该让谁去接孩子放学?
 
如果没有老人在身边,是否意味着父母有一方要放弃工作,全力承担孩子的上下学以及课外时间安排的问题?
 
当然,这也就直接导致学校减下来的负,额外施加到了课外辅导班上,也大大增加了家长的负担。
 
这就是典型的“一山放过一山拦”。
 
所谓减负,不过是表面上看起来“轻松”,实则并没有戳到问题的实处,反而让强者更强,弱者更弱。
 
教育负担猛增,家长有苦难言
 
在政策的引导下,学校一再从教育阵线上往后撤退,却把疲于奔命的家长们推上前线。
 
现在,当年轻父母们聚在一起,聊到关于孩子的事情时,一定会互相询问一句:
 
『你家孩子都报了哪些兴趣班啊?』
 
答曰:『画画、舞蹈、钢琴、英语、书法、奥数』等等,不一而足。
 
从这些家长的回答中,你几乎可以想象这些孩子一到周末甚至平时放学后在各种兴趣班中赶场的画面。
 
其中固然也有家长们望子成龙,希望孩子全面发展的愿望,却也少不了大环境下的无奈。正如一位在高顿学习USCPA的年轻妈妈所说:
 
“我孩子今年六岁,报了三个课外兴趣班,这么多?一点也不多。我身边的朋友同事,报四五个的不在少数,孩子整个周末几乎都是往来于这些兴趣班,家长也累得跟狗一样。更重要的是,这些培训班一点也不便宜,一个月好几千就花出去了,赚钱的速度根本比不上在孩子身上花钱的速度。有的时候,真恨不得自己也去开个培训机构,你看现在大街小巷到处都充斥着这些,他们赚得盆满钵满,我们家长是钱包累,身体也累......”
 
然而,讽刺的是,像这位年轻妈妈一样,很多家长一边叫苦不迭一边却还是带着孩子在各种培训班中穿梭。
 
“累也没办法,我们以前还能靠自己,现在的孩子真的是靠父母。那些有钱的父母巴不得学校减负,让其他孩子减负去,他们就能给孩子买更好的教育。而一些傻白甜家长崇尚所谓的‘快乐教育’,其实就是让孩子输在了起跑线......
 
我没能让我的孩子出生在罗马,但也不能让他连欧洲都到不了啊,是不是?”
 
 
投资孩子之前,你必须先投资自己
 
针对减负这件事,有人说:“减负就是让富人的孩子花钱买教育,让穷人的孩子去玩,然后等他们长大了,穷人的孩子继续给富人的孩子打工”——你看,阶层固化就是这么来的。
 
这话不无道理。
 
所谓的“快乐教育”其实是国家给傻白甜父母设定的陷阱,让他们沉浸在国外开放式教育的乌托邦世界里,以为这样的环境可以培养出一个未来的“天之骄子”。
 
然而,现实正在割裂这座乌托邦的脆弱围墙,有条件的家长从小就为孩子铺好了通向罗马的道路,而连自己都养不起的年轻人则纷纷开始畏惧结婚生子。
 
诚然,自国家开放“二胎”政策以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表示:
 
“自己都养不起,怎么养孩子?”
 
“四个大人围着一胎都转不过来,哪里有余力和条件去生二胎?”
 
事实证明,“二胎”政策对于有钱人来说是非常乐意的,对于条件不佳的家庭来说却是无可奈何的奢望。
 
因此,就算是为了将来不让你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你也要有在年轻的时候投资自己的意识,尽快让自己的事业有所成就,尽量赚更多的钱。
 
带孩子&读研考证: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
 
在我采访过的USCPA学员中,曾经有一位辞职在家带孩子的年轻妈妈。她之前在国内某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做审计,生了孩子之后就辞职待在家里当全职奶妈。
 
然而,和一般你以为的家庭主妇不同的是,这位学员在孩子两个月时考上了国内知名财经大学的MBA。同时,她还在高顿报名了USCPA的面授课。
 
当我问她,承担一个全职家庭主妇的责任已经是一件非常累的事情,为什么她还要选择考研和USCPA考试呢?
 
她回答得云淡风轻:没办法,要赚钱啊。
 
事实上,她的丈夫是企业高管,在一线城市有自己的房子,两个人的条件并不算差,是典型的新中产阶级。但她仍然对孩子将来要花费的教育费用深感忧虑,尤其是自己辞职之后,家里又少了一份收入来源,只能在带孩子的同时,抽出时间来学习更多的知识,考到企业认可的USCPA资质,等将来孩子上学之后,自己重回职场的时候也不会因为业务的断节而遭到招聘单位的拒绝。
 
另外,她还坦言,怀孕和带孩子的过程虽然很累,但却是她目前为止的人生中难得的悠闲日子,等到以后重新工作了也未必再有这样的时间和意志去考证,甚至念书。
 
当然,她还表示,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很大一部分也是为了孩子。如果没有眼下的良好条件,她的孩子未必能够在十个月大就请得起外教老师,上得起私立的国际早教中心,这些从小就埋下的资源和人脉必然会在他未来的人生中建树良多。
 

 
所谓“人才教育”,世间大抵都一样
 
国内的一些家长有时过分崇拜国外所谓的“快乐教育”,意图让自己的孩子拥有无忧无虑的童年,认为过多的课业是在抹杀他们的快乐。
 
这是典型的一厢情愿。
 
我们采访了108位在职财务人,上至财务总监,下至基层会计,他们几乎一致表示自己的读书生涯并不算苦,不少人至今仍在懊悔自己当年不努力没有考上理想的学校,而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背后一定有更加艰辛的学习历程,但没有一个人发出后悔的概叹。
 
同时,绝大多数人得出了一致结论:至少在这个年代,读书仍然是摆脱贫困和阶层的唯一公平途径。
 
也就是说,等到未来高考制度被取消的那一天,才是底层学子“永无出头天”序幕的开始。
 
事实上,即便在国外,那些真正有所成就的人才,找不到几个是没念过书,没念好书的。你想学扎克伯格辍学创业闯出一片天,那你首先得考上哈佛啊。
 
因此,不要盲目崇拜所谓“快乐教育”,减负终究不过是精英团队谋杀底层阶级的一种手段,不要掉了陷阱,还在洋洋得意。
 
周杰伦《听妈妈的话》中有这样几句词:
 
“你会开始学其他同学在书包写东写西
 
但我建议最好写妈妈我会用功读书
 
用功读书怎么会从我嘴巴说出
 
不想你输所以要叫你用功读书”
 
不能让你的孩子输,所以你也不能输。
 
▎本文作者:Stella,高顿财经签约作者。本文为原创文章,欢迎分享,转载必须注明来源高顿、侵权必究、不得随意更改和删减。

 
 
登录并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