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高顿 发布时间:2018-07-06 20:43 责编:chaiqinglong

      《我不是药神》火了,前几天是火在朋友圈,刷屏的一片叫好,最近是火在票房,上映一天票房破三亿。
 
  除此之外,还有微博上频繁上热搜、微信电影类公众号轮流推荐、豆瓣评分被打出9.0的高分等等,总之,现在没听过《我不是药神》,就感觉和朋友聊天都没了话题。
 
  而电影之所以能叫好又叫座,其实原因也很简单,除了编剧、导演、演员都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之外,最主要的是,电影拍出了所有人都关心的人生四苦之一的生病。
  
电影剧情很简单,但现实生活更艰难
 
  在豆瓣上,关于《我不是药神》的剧情介绍很简单,只是寥寥百字,没有渲染、没有煽情、也没有曲折离奇。
 
  只是说,有一位不速之客的意外到访,打破了神油店老板程勇的平凡人生,让他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独家代理商。
 
  收获巨额利润的他,生活发生剧烈变化,被病患们冠以“药神”的称号,但是,一场关于救赎的拉锯战也在波涛暗涌中慢慢展开......
 
  为了避免剧透,分析君也不再多说电影的剧情了,毕竟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的故事,哪怕电影很简单,背后的现实也是更加艰难,更何况这还是关于代购抗癌救命药的呢!
 
  电影中的主人公原型是来自无锡的陆勇,一位患有慢粒白血病的患者,当没有找到合适的骨髓移植后,他只能靠瑞士诺华生产的药品“格列卫”来每天为自己治疗。
 
  但这种药价格及其昂贵,从2002年到2004年,两年时间他“吃掉”了60多万元,而且关于这种昂贵的药品,用其他病友的话说就是:它就像吸毒,钱完了,人也就走了。
 
  所以当发现印度有一种仿制药只需要200块钱时,为了自己和其他病友,他心动而且行动了,而这也有了,他后来了被人们称为“药侠”——销售假药被抓——上万名病友自发为他申诉——羁押119天重获自由的一系列事情了。
 
  怪药贵!怪医保!怪警察!怪药贩!但其实他们都挺冤
 
  看完电影,尤其是在知道故事是根据真实案例改编后,很多网友纷纷为患病人们的悲惨命运抱起了不公。
 
  就像有网友评论说道,谁能保证自己不生病呀,都知道一场大病能带走一个家庭的积蓄,但真的患上癌症时,老人已老,孩子尚小,有时你连想死都不能!
 
  于是,评论里开始出现责怪医药公司!怪医保!怪警察!怪药贩的言论,但其实,仔细想想,他们都挺冤。
 
  怪医药公司?可一款药品的研发,有时需要的是几十、上百亿的美元,以2016年罗氏药品和默克药品为例,二者研发费用分别达到了114亿和101亿美元,所以如果不定高价,那研发成本都收不回来,下次的研发新药资金也就没了着落。
 
  怪医保?可很多重大疾病的药品价格都极其昂贵,如果将白血病的药品纳入医保报销体系,那其他疾病的药品怎么办?如果都报销,那国家的医疗体系就崩溃了,而且,目前在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这么做。
 
  怪警察?可警察是为了保护正品药品的权益,而这也是为了更多新药品的研发,道理就和保护书籍的版权一样。
 
  怪药贩?虽然他们这种行为不合法,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他们代购的仿制药,才让更多吃不起昂贵药品的患者得以续命。
 
  那怪来怪去,到底该怪谁呢?毕竟事情总有一个起因,总有一个源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影片中药贩子说的那句: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虽然很让人扎心,但某种情况下也点明了事实。
  穷是一种病,药神也无法医治
 
  在知乎上,有网友讲述了这样一个事例,毕业第二年的时候,他父亲查出了癌症,而这也让他原本还算是个小康的家庭瞬间陷入困境。
 
  为了给父亲治病,他辞了职,带着父亲辗转各大省市求医,然后是化疗、吃药,不到半年,家里的存款就用了差不多了,那时为了给父亲省下医药钱,他基本上三餐都是吃馒头喝凉水,有时甚至一天只吃一顿饭。
 
  然后,还要向亲戚朋友们借钱,回老家挨家挨户敲门借的那种,用他自己的话说,真没办法了,可我也不能看着我爸等死。
 
  但后来,当有一次他爸爸看到他给别人下跪借钱时,就再也不愿意去医院了,任他如何说、如何劝都无动于衷,每当他劝狠了,他父亲就说一句,我宁愿死,也是从那时他知道了,有些病再好的医药都治不好,那就是穷。
 
  而在中国,像这种因为因病而穷、因穷而放弃治疗的事例也屡见不鲜了,据2016年官方报道的全国贫困人口中,有近734万人就是因为一场大病而倾家荡产,而其中又有多少人因为穷而放弃治疗的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在网上也一直有这样一句话:一个普通家庭与贫困的差距,也就隔着一场病,而且更可怕的是,你有病,但没钱。
  愿有良药,治愈贫穷
 
  在以前的药店门口,经常可以看见对联上写着只愿世间无疾病,何愁架上药染尘,说的是医者们的心愿,但在现实中,医者虽有仁心,但疾病却不消停,所以药架上也永远不会有尘埃。
 
  更让人辛酸的是,很多时候,对患者来说,可怕的也不是去求医问药,而是因为穷,连去求医问药的能力都没有,所以只能是患病就等于等死。
 
  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发生,医生们在努力,从2002年到2018年,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从30%上升至85%。
 
  国家也在努力,从2018年5月1日起,不但开始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而且还积极构建医保体系,将“格列卫”纳入医保,报销比例达到90%以上。
 
  但抛开医生与国家而言,最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也需要努力,努力健康,让疾病远离自己,
 
  努力赚钱,哪怕患病也有钱可医。
 
  说到这,分析君想起了曾经在高顿CFA的课堂上,有位学员在入学时,谈到报考CFA的原因,
 
  “我考CFA就是想努力提升自己,然后去赚钱,赚够未来媳妇的彩礼钱、赚够孩子的教育钱,还有父母年纪大时的看病钱”,话音刚落,班里便响起了掌声,为他的真挚,更是为他的努力。
 
  世上病有千万种,唯穷最难治;愿你有良药,治病更治穷。
本文作者此木,高顿财经签约作家,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

 
 
登录并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