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高顿 发布时间:2018-03-12 17:47 责编:Luvian.he

2008年,雷曼兄弟的倒下敲响了全球金融危机的钟声。
 
全球经济开始瘫痪,各国进入拯救模式。
 
那时候的中国,没有现在强大与雄伟,更多的是尝试性行为,比如保险、银行、证券等金融行业都是初生的牛犊,更别说进入全球这个巨型金融环境里披荆斩浪。所以相比于西方哀鸿遍野的惨淡局面而言,“保守”的中国还是有“发育不良”的优势的。
 

 
那个时候,年轻的中国没有被张嘴咆哮的金融危机吓到,在最难熬的日子里,中国银行业不仅没有成为累赘,甚至扮演了“救生员”的角色,大量信贷业务支撑出来的投资规模足以让强而不弱的中国经济度过最难熬的日子,这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中国人的骄傲。
 
中国成为第一个走出金融危机阴影的大国。
 
那种金融危机的阴影是怎样的呢?我的读者里有许多90后,甚至还有年轻的00后,他们可能在极小的年纪里经过一次沉重的商业灾难,所以他们的不了解或者不在乎,我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惋惜,因为这场世纪初的大事件影响了可不止一代人。
 
我从父亲的描述里知道,下海经商的的大老板们最后都被员工逼上自己公司所在的大厦顶;许许多多个体户大门上贴上“暂停营业”与“封条”;村里村外和镇上的小资通通下岗,很多商品打折贱卖都没人要,还有的商品甚至卖断货,经济出现极不正常的样子。
 
父亲说,那是他经历过的第一个也是最难玩的时间段,街上不再热热闹闹,舅舅们也没有给他大大的红包,大家似乎都在沉默,沉默中安慰自己。
 
有人说,所谓的经济危机根本与穷人无关,还有的人说,都是有钱人自导自演的把戏,对于那时候的中国来说,一点点的动荡根本不会触碰到经济体的本质,但一些连锁反应的确在深深浅浅的干扰人们生活。
 
今年是金融危机十周年,那时的人们反复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何中国金融领域中没有西方那般冲刷的痕迹?
 
其实很简单,因为中国的经济大门并没有完全打开,用辩证的眼光看待问题,发展稍微滞后的新中国在成立初的改革开放之际,所表现的态度并不尽然在金融行业,更多的是民生、民情问题,早期的中国经济没有过多的接触国际性理论,以至于08年金融危机中国所受到的危害没有现象中严重。
 
对于形形色色的衍生品也一直持有审慎态度,这次波及没有广泛蔓延,后来有学者表示,如果当初中国金融体系与欧美国家高度链接,或者说中国再发展的快一些,同样厄运难逃。
 
让我们再将时间轴往前推十年,中国金融业走过的改革之路,1997年,西方资本家放言技术破产而后剥离数亿坏账再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股份制改革浪潮;08年前几年,中国五大国有行除农行外均已完成股改上市工作,而剩下的农行也紧跟在2010年完成上市,随后几年,中国银行业的各项经营指标均保持了不错的标准,中国经济用十几年的时间构筑了一道看起来还很简陋却非常实用的防洪提。
 
我想说的是,中国的确有抗压力、抗风险的底气,也有资本在风雨飘摇的浪潮里航行,单日新月异的新时代中,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企业成立,也有无数的企业倒闭,我们见过太多天才早夭,也明白发展的道路上少不了血腥。
 
所以,当今中国如果重走2008年之路又会如何?或者简单点说,2018年回到2008年,会发生什么?十年后的我们还会在急速之路上狂飙?还会在突进的发展之路上张牙舞爪?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泡沫、房地产隐形危机,通通不允许,不允许我们这样幼稚毫无底线的呐喊,我们需要考虑更多东西来维持现有经济的平衡。
 
人民币逐渐国际化,金融也全面开放姿态,就连极具特色的中国人也成为世界各大经济体争相哄抢的优势。中国正在走比任何一个时代的都要危险、都要刺激的新道路,却也面临着一个又一个新型病毒,如果来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巨震,以中国现有实力,能否完美化解?
 
说到现在,我们应该更容易了解当局所说的防范与化解的首要任务,监管之事,严于律己。
 
“宽松软”是目前监管当局要注意的头号难题,中国决策者的视角里,不仅仅要照顾到所有企业的利益,还要兼顾千万老百姓的利益,更加要注意的是整个国家的利益,任务艰巨,困难到无法想象,这场持续升级的监管变革,不仅关乎现在,更是决定未来,我们需要摆好姿态迎接每一场危机的到来。
 
对于广大金融从业者而言,是认真遵守还是打擦边球绝不是靠自觉,那个下海二十年带几百万回来的传奇年代不能用在现在的条件之下,套利永远不能被定义为正途,挑战监管角色的权威就是在藐视整个行业的守则,合乎正义的赢取利益才是金融从业者或者说金融机构的正道,是构建长青基业的基石。
 
可笑的是,总有自以为聪明的跳梁小丑亦或昔日大鳄抱有侥幸心态,臆想自己永远不会是击鼓传花的最后一环,自己在舞台上的时间永远不会是最后一秒,所以,那些可能引发星星之火的因子,其实成千上万,市场中弥漫的硝烟就是最好的例子。
 
监管的决心从来不会成为你无视的理由。
 
我们可以分析,大部分的危机源头基本可以追溯到资金交易、过度杠杆、监管缺位、衍生品泛滥、未知领域、不完善的体系制度,当局几乎意识到所有的监管着力点,可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那些没有完善的体系,无法抹去的历史都将成为中国金融发展的踏石,危机何尝不是机会。
 
所有事物的健康成长无不是一次次的失败后的重生,中国金融业经历的不仅仅是萧条后的繁荣,还有至少一次的涅槃重生。
 
风险的要义是经济稳定,经济稳定的重点是资本的流通,资本的流通是金融从业者的自觉,金融从业者的自觉是监管的规则树立,我们需要在创新中认识发展的精髓,需要在变革中认识自我缺陷。在将所有金融行为纳入监管条例的同时,当然也不能忘记我国金融从业者的人才培养,或者说是整体档次的提升工作。
 
众所周知的是风险的来源在于市场,市场的运作在于金融人,想想也是那么个道理,如果金融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有自己的看法、想法、决定或者说认识,那么对整个国际性的金融体系又有怎样的帮助呢?
 
以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一事来看,中国金融机构并不是毫无建树,而是发展不足,首先金融理论体系并不是最先进的,其次在现如今的金融浪潮中,金融人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实实在在的说抗风险能力着实不足。
 
行业越开放,我们得到的越多,受力面也就越大,需要面临的危机就越多,这就对如今的金融人提出新的、高要求的条件。中国金融风险管理师曾是“频危物种”,一些大型机构甚至还会海外引进,不是不相信国人,而是真的有层次感。高顿FRM考试研究院曾在历年考试的报考人数等数据中发现,考点逐年递增,参考人数并没有成比例上升,FRM证书引进20年,国内持证人数不过万人,面对这个数据,我们反思的应该是宣传力度还是中国金融发展速度?
 
需要所有人来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口口声声说的金融危机,很多人会不以为然的以为只是金融人的事,但这种事件往往带有多米诺骨牌效应,而且别忘了中国金融现在是全面开放的姿态,我们不仅要预防自己,还要警惕国外,全球竞争,错一步全身痛。
 
2018年,是新时代开启的号召,也是新市场的开放号角,中国经济的稳步发展,是一次时代话题。
 

 
▎本文作者:Luvian,高顿财经签约作者,留英海归,主业财经,副业心理。本文为原创文章,欢迎分享,转载必须注明来源高顿、侵权必究、不得随意更改和删减。

 
 
登录并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