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高顿网校 发布时间:2019-10-24 17:04 责编:fangkai
  秀财网联手“财务网红大牛”钱自严老师,带来管理会计实践分享连载,以期为会计人带来真正能在工作中可应用、可操作、可复制、可借鉴的实操经验。
 
  先转述一个故事,是王小波1995年在《读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的,名字叫《花刺子模信使问题》。
 
  “据野史记载,中亚古国花剌子模有一古怪的风俗,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就会得到提升,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花剌子模的君王有一种近似天真的品性,以为奖励带来好消息的人,就能鼓励好消息的到来,处死带来坏消息的人,就能根绝坏消息。”
 
  这个故事类似于我们常说的一句古语: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但真实生活中,做信使,做呈现坏消息的人,常常会因为心理投射的缘故,被投射成坏消息的肇事者。
 
  即使是传递信息都可能遭殃,那么真正对坏消息负责的人,可想而知一定存在掩盖的动机。我们经常在公司里看到一种怪异现象:在KPI经营指标回顾会上,每个部门都在展现销售增长、生产达标、采购降价之类的出色业绩,但到月底,一看财务报表,结果却是大相径庭。
 
  何以至此?我做财务管理这么多年,特别是在有设计、生产、采购、销售完整价值链的制造型企业,我发现许多部门都有意无意地在展现真实的假数据。
 
  我汇总了这样一个列表,供大家参考。
 
  上面这些数据,单从数据本身讲,都是真实的,但因为是片面的,没有呈现整体画面,构成了实质性的误导,比如良率比上周好似乎在传递这样一条信息给管理层:良率呈向好趋势,但实情却是:比上周好并不等于创历史最佳周记录。事实上#1号产品不如第13周,#5号产品不如第11周。
 
  上述的“真实的假数据”现象是否很熟悉?
 
 
  前一阵在看雷·达里奥的《原则》一书,达利奥为了真实的绩效,创造了一种叫做“激进的公司”的企业文化,其核心就是两个激进:激进的事实和激进的透明。公司严厉禁止说假话,也不允许任何人为了顾及他人面子而掩盖问题。于是,这个奇葩的公司会有这样奇葩的上下级对话:
 
  这样的员工对话,这样激进的透明文化,目的就是为了去伪存真,防止公司被假数据温水煮青蛙的方式煮死。只是,这样的企业文化你很难复制,在欧美都算是异类,别说等级观念更强的亚洲了。
 
  还是说点容易操作的方法吧。我觉得公司里得有一个“数据纪委”的角色,而财务部正好可以扮演这样的角色。财务部首先是中性的,自己不背指标,没有vested interest(切身利益),同时,财务部有着其它部门没有的全备数据。
 
  具体如何操作呢?我觉得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着手。
 
  数据关联
 
  将孤立的数据关联起来,看到问题的全貌。比如加班工资有明显增加,但工时效率却没上升,很可能有超发工资或者排班不合理的问题。还比如退货率与检验人员的数量变动,检验部提出要增加人头的种种理由,可以看看退货率有没有在上升作为参考依据。再比如,自动化设备的利用率与工人数量的下降,如果利用率真的像所报告的那样高效,那操作工人数应该明显下降才对。
 
  数据归因
 
  公司管理中的所有数据报告,归根到底,就是要加强对可控因素的控制力。像之前的表格中呈现的现象,材料成本的下降,是一个free ride效应(搭顺风车),比如你采购的部分元器件是OEM客户指定的,这种降价不是本企业能力所致,所以不值得欣喜。还有,因为汇率上升带来的利润提升,也不是企业基础能力提升的结果。财务部要呈现给管理层的是自己能做好的部分有没有做到位。
 
  由于掩盖问题的动机和信息不对称的客观因素,真实但误导人的信息无处不在。孩子放学回家,对你说:爸爸,我数学测验考了95分,这时,夸赞之外,你还得问问他这次是不是只有数学有测验。
 
  数据的真伪,说到底,背后是人出于自我保护的人性使然。所以,数据反腐,是一项艰巨而长久的工程。对于财务部,这其实是一个幸福的烦恼。
 
  来源:自严自语,作者:钱自严(秀财网特邀导师)
下一篇:没有了
登录并评论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