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7-11-06 13:22 责编:Yvonne.shen
 “我感到中国金融进入大变革时期的关键阶段,准确把握变革方向、生长力量,抢抓机遇,顺势而为至关重要。”28日,于学军在21世纪金融论坛上表示。
 
于学军认为,下一阶段中国的金融业将出现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
 
*9,中国金融业市场化水平将会大幅度提高,这将大幅度改变中国金融业的面貌,有些甚至会发生根本性的变革。
 
第二,市场资金仍然难以进入实体企业,表现为金融市场资金充裕,而实体企业却融资困难。未来,全球资本会向美国流动,引起美元升值,而其他大部分国家的货币会面临压力,中国也将始终处于流动性不断收窄的态势,因此企业资金的来源更加紧张。
 
第三,大量资金涌向政府平台融资,银行资产的业务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由于市场资金充裕,银行下一步竞争的重要引擎就是资产端,寻求高质量的资产项目成为重要的难题。
 
第四,银行仍将承受效益下降、不良率上升、经营困难的压力。
 
于学军指出,在今年中国集中推出的关键性改革中,最重要的改革是利率市场化。除此之外,存款保险制度也在今年推出;人民币汇率逐渐市场化;资本市场改革也值得期待;银行、保险领域也推出多项改革措施。
 
“即便不考虑影子银行问题、互联网金融,以及国际金融市场对中国的影响,我们已经感到十分复杂。”于学军提示,面对日趋复杂的金融环境,商业银行应当从新的市场取向中寻求新的市场机会,在经济结构调整中寻求新兴产业新业态的生长方向,在创新发展和科技发展中拓展新的业务蓝海,在探索“一带一路”的过程中寻求业务新机遇。
 
以下文字实录:
 
于学军: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我很高兴参加凤凰财经的论坛,给我的题目主要是讲“一带一路”,我围绕“一带一路”讲三个问题,主要是认识上的问题。
 
*9,“一带一路”是个大思路、大战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按照标准的说法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全球形势的深刻变化,统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我感觉,整个“一带一路”的战略思维宏大,具有全球性,对这一点刚才朱部长也讲到了,讲到多元、包容、共赢的战略。过去中国制定过很多的发展战略,有各种战略、各种规划,如最早提出的东部率先发展的战略,沿海开放战略,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中部崛起,西部大开发等等,这两年*7的战略又有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京津冀一体化战略。在各地每一个省市区,实际上都有地区的战略,一个地区制定的战略不说,地区制定的战略经过国务院批准的战略,其实各地也有很多,我们很难一一列数。过去的规划、战略都是基于国内的经济发展战略区域布局制定的,有的是基于一城一地,真正把我们制定的战略超出国内,具有全球性,就是这次“一带一路”的战略。它不仅影响到国内,而且涉及到世界众多的国家,这个战略是[*{5}*]超出国内,用世界眼光来制定的中国的发展战略。
 
我认为这是全球经济一体化进入国际化大背景下,中国经过37年来的改革开放,经济取得巨大发展之后提出的更高层次的开放,这样一个新的形势下,改革发展的自然延伸。中国在80年代改革开放开始时是被动的开放,因为中国闭关锁国几十年,中国的经济非常落后、薄弱,当时在世界上是很落后的,必须打开国门,参加到国际分工和经营当中,是一个相对被动的开放。现在“一带一路”是一个相对主动的开放,拥抱世界,甚至参与国际规则制定的重要举措。“一带一路”所涉及的地域十分广泛,《规划》涉及到东三省、新疆、甘肃、宁夏、内蒙、京津冀、长江经济带、广东、福建、云南、四川、重庆、广西等等,几乎覆盖了整个中国的版图。和国内的区域广泛联系,整个的对外辐射也是发散型的,基本涉及到中国周边所有国家,包括东北亚、中亚、西亚、南亚、西南亚,直到中东、欧洲,实际上差不多相当于东半球整个欧亚大陆。这确实也是和历史相关,因为历史上中国的丝绸之路,我们的海上丝绸之路都是有过这样的繁荣阶段,非常有名。这些沿路国家,尤其是中国往西,西亚、中亚和西南亚来看,很多国家确实是处在待开发的状态,这样一个战略寻求一种高水平的经贸合作与共赢,寻求国际的大循环,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思路。这是对“一带一路”战略说一下我自己简单的看法。
 
第二,“一带一路”的实施实际上有相当的难度,实行一种战略,我们前面讲了很多国内的战略,在国内政令统一的情况下,实施好一项完整的战略其实很多时候也是有难度的,会遇到各种政策、经济周期、资源以及和战略相关的部门、地区、经济实体等各个方面的制约,有配合好的,也有配合不好的,有可行的,也有不可行的,相当于在经济发展中也会受到各种条件、资源、环境的约束一样,有时候发展顺利,有时候发展困难。
 
这些战略有一些完成得比较好,有一些战略的成效并不是很明显。何况“一带一路”的战略不单是在中国国内,还推广到相关国家,涉及到的国家有世界80多个国家,各国政体不同、经济利益不同,一个国家的政治派别,这个党和那个党的想法、诉求也不一样。我们发现,同样一个项目,本来从经济利益上考虑是一个很好的项目,但是这个党在台上的时候可能是支持的,换一个党可能就是否认的,所以背后还有很多国际上的各种势力从中角逐。项目的实施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其实有相当的难度,也有复杂的矛盾,涉及到其他国家的矛盾、关系、复杂的问题,我们实际上很难完全控制,为什么实施起来有难度,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面对这样一个情况,我们实施这样一种战略,怎么办?首先要明确定位,要找准利益相关方,进行全方位、多层次的有效沟通,发现和发掘当中*5的商业价值,寻求*5的公约数,使得战略做的项目真正可持续,这是一个根本。我们对“一带一路”战略要有艰苦的思想准备,它将是一个长期实施和发展的过程,切忌急于求成和一哄而起。如果是急于求成和一哄而起,组织不到位,将欲速则不达。实施这样的战略要有周密的计划、方案,具体能真正落实到项目上,至少在这点上要做好几个层面的事情:一,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建设,尤其是往西,现在的基础设施很多方面水平很低。二,提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水平。三,大力拓展产业投资,促进相关国家的产业融合。四,深化能源资源领域的合作。五,拓宽金融合作领域。六,企业积极拓展创新走出去的方式。切忌急于求成、一哄而起,另外还不能包打天下,要树立合作共赢、多元的理念,厘清利益相关方的各种诉求,诉求往往是不同的,大家共同努力,大家的事大家办好。
 
第三,防范风险。随着中国35年来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国的经济实力大幅度增强,中国早已成为全球*5的外贸贸易体,中国的商品遍布全世界,中国制造成为全球重要的概念。同时,随着巨额贸易顺差的积累以及国际资本的流动,中国也是世界*5的外汇储备国,约占全球外汇储备总额的1/3。这些年来,中国在中亚、西亚、南亚、东北亚、非洲、拉丁美洲等地的投资是极为普遍的,本身这样一个战略的提出也是有基础的,我们有着相当的积累。这些年发展下来,中国也成为了这些地区重要的投资来源地。从我们接触的投资项目来看,这些项目在取得巨大建设成就的同时,一些项目存在的风险隐患也不容忽视,应该高度重视。如果我们做得项目不成功,不仅所在国的投资效益、预期会受到影响,而且投资也会面临风险。

  
登录并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