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期货日报 发布时间:2018-04-10 16:30 责编:Hejie

不要盲目听信投资“消息”
  市场上盈利的路径有很多,但是亏损一般始于放弃原则。成功的投资者都有自己严格的交易纪律,这是在市场中赖以生存的基本原则。然而,一旦被欲望诱惑,放弃了那些原则,就可能会失去理智,一步步走入迷途与陷阱。
 
  1999年,父母因为一笔布局已久的投资赚了一大笔钱。恰逢本市第一个别墅项目预备开盘,邀请我们全家去参观,样板房布置得豪华而绚烂,水晶灯晃得人眼睛生疼。回家之后,父母兴奋地拿出计算器算了又算,买一个小套是足够了,可是距离样板房那样的独栋大套,还差很大的距离。
 
  恰逢此时,父亲参加他的大学同学会,重新与一位在某大券商从事投资工作的M同学取得了联系,相似的投资经历带来了很多共同话题,很快他们开始频繁热络地电话联系。M同学甚至悄悄向他透露了几次所谓“控盘”的信息,父亲将信将疑,观察后发现竟然次次灵验,看着别人每每轻松盈利,自己则要辛苦分析、观察、等待,入场后兢兢业业,盯盘、止损、调整策略,付出更多时间和精力,盈利水平却大不如人,他的心态开始失衡了。加之诱人信息在前,房款缺口在后,一向不听信“消息”的父亲开始心动了。时隔不久,M同学再次打来电话,这一次他们自己“控盘”,都是相熟的伙伴参加,非常安全,就连他自己都已经挪出积蓄准备大干一场。
 
  至此,父亲彻底被所谓的“消息”征服了,正好母亲去外地学习,于是他自作主张,非但将预备购房的款项全部转入,更是将家里原本居住的房产拿去抵押,将资金也注入了账户。按照M同学的指示,在某日的特定价格区间买入,并开始等待。依据计划,一个月内应该会有一波大拉升,到时候卖出,什么别墅、装修,甚至可能还有富余换一辆车。
 
  父亲已经将曾经所有的投资原则——只用闲钱、从不借钱、独立分析等,统统抛在脑后,没有对投资标的做任何功课,也没有对盘面进行观察,甚至连交易日记也不做了,就这样安心等待着。他忘记了自己对学生们的谆谆教导,一步一步、心甘情愿、心知肚明地走入了这个华丽的古老陷阱。
 
  半个月过去了,行情没有任何变化,死鱼一般地躺在黑色屏幕上。一个月过去了,依然没有变化,父亲开始有点急了,因为开盘在即,房款却没有任何着落,又怕母亲催问,于是打电话给M同学,结果得到一顿数落:“怎么那么没有信心呀,你信不过我吗?计划略微变化也是常有的,你放心好了。”
 
  某日,行情确实启动了,但是并不符合预期,准确地讲,趋势线一泻千里,开始大幅下跌,一连几日都是如此。按照以往的纪律,父亲早就清盘了,可是他被欲望诱惑,放弃了那些底线,失去了冷静后的理智,再次相信了所谓的“消息”,一步一步走入迷途与陷阱。然而,一连数十天,行情没有任何止跌迹象,账户上的资金也已经缩水超过大半了,再打给M同学,电话已经无法接通。
 
  父亲开始慌了,他疯狂抽烟,采取逃避的鸵鸟政策,索性不去看账户。终于有一日,母亲接到在银行工作的一位好友打来电话,告诉她现在住的房子可能会被收走,她一头雾水地询问,一圈电话之后,才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迅速赶回家。父亲懊恼万分,非但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任何错误,还一再以出发点是好的来进行辩驳,最后他丢下一句:“我不管了,账户你来管好了!”摔门而去。
 
  母亲冷静地打开账户,强装镇定,可是触目惊心的现实真切展现在面前的时候,她仍然禁不住手指哆嗦。账户资金所剩无几,前期经营的所有已经化为泡影,抵押贷款的资金也无法还上。她迅速以市价成交折现了所有标的,然后开始打电话。世态就是这样,曾经吵闹着要将资金交给他们代理,拍着胸脯说着有困难说话的朋友,一个个拒绝了她。家里其他的亲戚,当年都是在各院校教书的清贫教师,纵然拿出积蓄,也是杯水车薪。
 
  记得那天放学之后,我看见母亲在怜惜地摸着我的钢琴,吞吞吐吐地、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说:“可能,要把它卖了,你以后放学去琴行练习,我跟他们已经说好了……”琴盖泛着暗红色的厚重光泽,映衬着母亲惨白的脸,我觉得胸前憋闷,但是又不由自主地点点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那种对不确定的未来的恐惧感,像黑暗一样深深包围了我,直至今天依然清晰可辨,也在潜意识中塑造了我日后缺乏安全感的性格,间接养成了我谨慎保守的投资风格。
 
  还完了抵押贷款,母亲用所剩无几的资金重新注册了一个账户,开始按照曾经的方法,认认真真操作。资本市场的钱是一个很有灵性的东西,它会在流动中自己寻找主人,不断辨别这个主人是否值得跟随,有一丝欠缺,立即摆尾而去,而当这个主人正直、可靠、踏实努力,它们又会忠实地聚集。母亲接连打了几个漂亮仗,似乎一切开始走上正轨……

  风险提示: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针对个人的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登录并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