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华林证券 发布时间:2018-04-02 18:44 责编:Hejie

芒格的“坐等投资法”
  策略
 
  曾经我们谈到过投资的四个象限,高胜率和高赔率是值得追求的“最佳击球区”。在“最佳击球区”之外的其他时间,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控制好双手,不盲目行动,减少出差错的机会,减少冒大风险和亏损的机会。
 
  正如芒格所言,从一大堆沙子里淘冼出几粒小小的金子是很费劲的,但难有效果。去寻找别人尚未发现的、有时候躺在一眼就能看见的平地上的大金块。
 
  “大金块的机会”就是最佳击球区的机会。当市场多数股票都出现投资价值的熊市底部,诸如2014年年初、2008年年底、2005年的那些特定区域,我们可以随意找到很多低估值的股票,那些股票就像大金块一样,静静的躺到那里,等待着识货的人随手捡拾。
 
  而在当下的市场寻找到物美价廉的股票,还是有很大难度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会觉得去年股票很难炒。好的股票不便宜,便宜的股票又不敢买。曾经的那个最佳击球区去哪里了?
 
  换言之,当多数股票还没有投资价值或者安全边际不够大的时候,少数白马股已经被机构炒到天上去了,即使仍有一定的上涨空间,也不值得在这个价位冒险追入。因为赔率已经变小了许多(下行空间大于上行的空间),胜率可能也没有熊市底部那么大了。所以,现在的机会就像是沙子里淘金,胜率和赔率都在变小,对普通投资者而言,太难了!
 
  其实,芒格早就告诉我们,投资是需要耐心的。市场不是随时都会给你大机会的。在没有“最佳击球区”机会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耐心等待和刻苦学习。
 
  既然机会不多,那怎么办?等待也是一种投资。这就是芒格所说的“坐等投资法”。芒格认为,只要几次决定便能造就成功的投资生涯。比如一些优秀的投资者一辈子不超过20次做重大决策的机会,但复合收益却能实现上万倍。
 
  对普通投资者而言,与其发掘彼得林奇的不太现实的10倍股(对多数投资者而言,10倍股都在能力圈之外,太少见、太难选),不如追求大概率可以实现的1倍股或者3倍股或者指数基金(每隔几年,市场指数就会有大概率大涨1倍至3倍的牛市机会)。所以,对多数人而言,与其在熊市中后期艰难的选股,还不如耐心等到去牛市初期随便选一只指数基金买入并持有。
 
  所以,巴菲特说,人的一生也就只有20次机会,如果每次机会都是最佳击球区的话,那么,我们就按照芒格所言的,在赔率有利于自己的时候才去下赌注,每隔几年就摘取果实。
 
  另一方面,对于低胜率的困境反转的企业往往真正咸鱼翻身的,也属于小概率的事件,属于低胜率高赔率的策略。而且多数困境型公司进一步衰退的概率也比较大,因此,在公司风险没有完全释放完毕之前,股价下跌也许是一种常态。只有当市场充分认识到了他的风险,这个时候股价才会足够便宜,才值得少量适当参与,记住我们指的是少量适当参与,小赌怡情。
 
  每个行业的大师花在学习和思考上的时间,比花在行动上的时间要多,这种习惯绝不是偶然的,这是每个行业真正的大师身上所体现出来的纪律和耐心的混合物。
 
  霍华德·马克斯说过,我们要在投资中长期取得成功,或许最好的方式是不犯错,不做错误的投资,没有糟糕的年份。只要一笔一笔积累良好的投资,只要一年又一年业绩稳健,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长此以往就是成功的投资生涯。关键是不可能每次都对,很难知道将来会怎样,很难打出一记好球或做出一笔漂亮的投资,一蹴而就地成功,但是我们只要避免失败,就走上了通过投资成功的正路。在投资这行,要是你20年、30年、40年都没有出现过糟糕的业绩,你的记录就是一流的。
 
  配置
 
  从行业配置和主题投资机会来看,2018年阶段性看好国企混改(受益于混改的持续发酵)、品牌服饰(股息率高、业绩稳定)、军工(估值处于历史低位,资产注入机会)、稀土(受益于新能源汽车及高新产业崛起)的投资机会。
 
  考虑国企改革、A股纳入MSCI指数及养老金入市事件的影响已经出现边际效应递减,进一步追高买入上述龙头股并不是最优策略。存量博弈的市场环境和货币政策适度紧缩使得避险情绪进一步上升。建议调低前期涨幅过大的家电及白酒行业的配置比例。
 
  大类资产配置之比较——房价与蓝筹泡沫化,关注避险资产
 
  随着加息环境的来临,全球经济可能出现微弱的通缩。在中国市场,受房地产政策调控及货币政策回归稳健导致债市调整的影响,从楼市、债市和银行理财产品的巨量资金超配蓝筹股,从而快速抬高部分蓝筹股的估值水平,导致其泡沫化。
 
  1。资产配置的正确与否决定90%的投资收益
 
  按照大类资产配置理论,即投资收益的90%来自于资产配置。将大部分资产配置在房产的投资者绝对跑赢了股票投资者。如果过去10年没有将北上广深等一线房产作为资产配置的主流的话,恐怕不仅无法跑赢通胀,甚至很难获得名义的正收益率。很多研究表明,一线房地产的上涨只是过去10年货币现象,其复合收益率并没有跑赢实际M2货币增速。未来10年投资一线房产的收益率是否还能大幅跑赢其他资产,换句话说,历史经验是否能够有效指导未来,即继续持有一线房产的收益是否能够继续大于股票指数基金呢?房地产的风险和股市的风险,谁的风险更大?
 
  ①经过2015年以来房价的大涨,一线城市住宅及写字楼租金回报率均出现明显下降,加之房地产政策在限购限贷方面重新实施调控,目前多个城市房地产市场均出现价跌量缩,经过过去8年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分析可知,房价调整往往处于政策收紧期,房价上涨往往是政策宽松导致。所以,中国房地产市场是典型的政策市。政策限购和限贷的目的就是为了驱使房产从投机品向正常商品回归。
 
  ②短期来看,一二线房价普遍偏高,房价收入比、租金收益率、按揭收入比均出现了风险,受政策影响,从房地产及债市撤出的资金推动了股票市场的蓝筹股泡沫。
 
  ③整体来看,我们认为,中国已经进入城镇化中后期,房地产市场库存已经出现结构性过剩;相比目前人均收入而言,房价进一步大幅上升的空间有限。但期望房价大幅下跌,目前来看,可能性亦不大,除非出现房贷利率的大幅上涨,比如回到6%以上。
 
  2。债券市场和大宗商品:防御为主,抛弃杠杆
 
  债市和大宗商品跷跷板很明显,能源及原材料等大宗商品作为晚周期行业,可能在经济复苏周期的后半段出现反弹,因此,建议阶段性提升利率债的配置比例,维持大宗商品配置比例。

 

登录并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