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高顿网校 发布时间:2018-04-03 17:03 责编:Hejie
阿里95亿美元“点外卖” 饿了么张旭豪并入阿里系
  作价95亿美元,张旭豪终将饿了么拱手相让给阿里。
 
  4月2日,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与饿了么联合宣布,阿里已经签订收购协议,将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
 
  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声称“这是阿里巴巴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投资”,而在面向阿里巴巴内部的员工信中,张勇解释了全资收购饿了么的战略意义。“作为本地生活服务的最高频应用之一,外卖服务是本地生活重要的切入点。饿了么领先的外卖服务将与口碑的到店服务一起,为阿里生态拓展全新的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完成从新零售走向新消费的重要一步。”
 
  他表示,饿了么将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同时将依托其外卖服务形成的庞大立体的本地即时配送网络,成为支撑各种新零售场景的物流基础设施。“支持饿了么打造本地生活超级入口,需要什么就给什么。”张勇在饿了么总部表示。
 
  而张旭豪则表示,本地生活服务市场发展到现阶段,光有资本是远远不够的。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实过去饿了么收到很多财务投资人的offer,包括境内的投资人希望我们A股上市,但是如今资本已经不是在未来致胜的关键要素。“未来我们要创造更多的价值,实现我们的梦想,更多的还是资源的补充,跟生态的补充。”
 
  如果日后要为中国O2O创业潮编撰一本历史,那么这一刻大概是最为值得铭记的一幕:年少成名的创业者在多番挣扎下,最后将公司卖给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之一,虽然敌不过市场和资本的压力,但却拉开了在线外卖领域的下半场—进入后张旭豪时代的饿了么,将在阿里的扶植下与美团外卖进行最终的战争。
 
  创业者张旭豪
 
  时间回到2009年的夏天,当时24岁的张旭豪为了熟悉传统外卖行业的情况,和饿了么的其他创始人承包起一家餐饮店的外卖业务,并亲自当起了配送员。大概没有哪个用户会知道,这个毕业于上海交大的硕士研究生主动放弃了到香港深造的机会,选择在外卖配送领域完成创业梦。
 
  结局是张旭豪成为了外卖行业的弄潮儿,饿了么也成就了O2O这一波风口。
 
  与很多互联网创业者相比,张旭豪的性格特点更加鲜明,精力充沛、言语犀利,其率直的品行是饿了么披荆斩棘走到今天的重要原因。
 
  2014年前后,阿里和淘点点、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先后进场,缺乏巨头支持的饿了么面临着被围剿的风险,市场份额也逐渐被侵蚀。而且众多对手之中,美团外卖的威胁最为明显—第三方报告显示,美团外卖在短短9个月内就在高校市场上追上饿了么,这一阵地恰恰是饿了么起家的根据地。
 
  为了咬住市场份额,张旭豪在办公室里跟近百个城市经理进行视频通话,咆哮着布置任务,命令各地经理必须快速打开二三线城市的市场。
 
  这一阶段也是外卖市场补贴战最为激烈的阶段,后入场的百度外卖甚至手握200亿元资金叫板张旭豪和王兴。作为反击,饿了么的员工数量在短短一个月内翻了10倍,业务量也从10万单上涨至100万单。
 
  “我觉得大学生创业一定会走一些弯路和坎坷,所以我觉得激情、极致、创新是我们非常重要的特质,永不言败也是重要的品质,不然我们坚持不了十年。”在饿了么被阿里收购后,张旭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经历比较单一,过去更多的是自己的本能、直觉、商业去尝试,留在阿里可以更深入学习这一家伟大公司的机制。
 
  从2008年最开始有创办饿了么的想法开始,到2018年4月2日饿了么被阿里巴巴收购,张旭豪为期10年的第一次创业结束,作为创业者的张旭豪团队白手起家创造了95亿美元的财富。
 
  对手王兴
 
  事实上,在金主BAT的支持下,外卖市场曾在较长时间里呈现三足鼎立的局面,其中饿了么一马当先,在市场份额上领先于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尤其是随着百度陷入虚假风波广告后,百度外卖随之掉队,饿了么和美团外卖的两强格局逐渐浮现。
 
  因此,保持独立发展曾是张旭豪的最大愿望,在2015年完成E轮融资时他还曾计划在饿了么成立十周年之际实现IPO。
 
  不过,现实是创业者往往屈服于资本的力量。
 
  2016年4月,阿里领投饿了么12.5亿美元融资。阿里入股的原因是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正式宣布合并,但新成立的美团点评并没有像滴滴般做到左右逢源,相反,在试图控股美团点评的愿望落空后,阿里加快了反击的步伐,在复活口碑网的同时阿里决心扶植饿了么对抗美团点评。
 
  这也让王兴感到无奈和焦虑。“阿里为了给我们制造麻烦,不惜代价扶持饿了么,他们一年花了10亿美元。”他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公开了与阿里的矛盾,并表示阿里兜售美团点评的老股是为了干扰融资,“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对于王兴的挑衅,张旭豪主动为阿里出头,大有投名状的意思。他针对王兴的言论表示,格局高的人不应该那样谈论自己的股东,没处理好与股东的关系是自己的问题。“人家在那么关键的时刻投资我们,给了我们支持,如果没有这个支持,我们活不到今天。”
 
  当年张旭豪接过阿里的橄榄枝,原因在于饿了么与美团较量中处于下风—无论是资本或是流量上,美团的优势更为明显,特别是在腾讯的帮助下,美团外卖的订单量首先跨过千万级别,并一路上涨至如今的1600万日订单,而饿了么则徘徊在千万日订单左右。
 
  此外,得益于出身阿里B2B事业部的猛将干嘉伟,美团外卖在地推上极为强势,其复制了当年“千团大战”的经验,将美团外卖接入到大街小巷的店铺中。
 
  随着美团点评和阿里的矛盾公开化,进一步奠定了饿了么和阿里的联盟关系,张旭豪也由此逐渐走到前台,成为阿里腾讯这场代理人战争的主角。一年后,阿里与蚂蚁金服联手再次对饿了么增资4亿美元,对饿了么的持股达到32.94%,并取代管理团队成为公司最大股东。
 
  至此饿了么被纳入到阿里版图已是板上钉钉之事。今年2月,在宣布入股居然之家后,阿里就其新零售业务分为八路纵队,其中餐饮生活服务由口碑负责,明确了分工和任务,当时市场正传出阿里正计划全资收购饿了么的消息,如今看来张勇早已将饿了么视作囊中物。
 
  下一个俞永福?
 
  随着饿了么被阿里全资收购,张旭豪的身份自然迎来了改变,他不再负责饿了么具体事务,仅保留董事长一职。阿里CEO张勇宣布,待交易全部完成后,张旭豪将兼任他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负责战略决策支持,而阿里副总裁王磊(花名:昆阳)将出任饿了么CEO。
 
  这似乎意味着张旭豪的标杆将是俞永福而非古永锵。俞永福一直被视作是融入阿里体系最成功的外臣,其在短短3年时间里陆续身兼阿里战略决策委员会成员、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妈妈总裁、合伙人、阿里文娱董事长兼CEO、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兼CEO多个要职,并最终成为阿里合伙人。
 
  虽然张旭豪一直希望饿了么能成为像今日头条这样独立于BAT阵营之外的存在,不过借此跻身阿里也未尝不是好事,毕竟与美团外卖的较量中饿了么已经处于下风,即使与百度外卖达成并购后其市场份额也与美团尚有差距。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报告显示,目前美团外卖用户数超2.5亿,占据62%的国内市场份额。
 
  如今借助阿里的资金和新零售生态,饿了么与美团终有一战,不过这将不再是张旭豪一个人的战争,他所面对的将是腾讯、美团点评甚至是京东的联合挑战,外界所期待的补贴大战将再次一触即发。
 
  在阿里和腾讯两大金主较量中,美团、饿了么和滴滴俨然成为争夺移动支付和场景上的棋子。目前美团点评正猛烈进攻滴滴的阵营,滴滴也开始试点上线外卖服务,再加上饿了么的搅局,外卖和出行呈现多方博弈的局面。
 
  对于王兴而言,这大概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收购。随着饿了么进入阿里体系,美团点评面对的不再仅仅是饿了么,而是口碑、百度外卖、饿了么甚至是滴滴的联合反击,其背后有着阿里源源不断的支助,这无疑对美团点评的财务带来一定压力。
 
  “此次收购预示阿里与美团将全面开战。”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分析称,收购过后,美团点评需要面对饿了么、百度外卖、口碑以及整个阿里系的协同对战,可能会对美团点评打造“中国最大生活服务电商”的多元化布局造成一定麻烦。

  风险提示: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针对个人的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登录并评论

相关推荐